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黑人少年汤姆】(01)【作者:08090425】
【黑人少年汤姆】(01)【作者:08090425】
字数:56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陈家家仆

  天母的一栋高级豪宅,闹中取静,宽广的草坪和几株庭园植树,衬的整座建筑绿意盎然,豪宅后方是一大片树林,土地拥有者也是豪宅主人所有,一整片山都是其财产,可见财力雄厚。

  「叮咚~ 叮咚……」响亮的门铃声在这处无左邻右舍的地方,感觉铃声更响亮。

  不久后,透过铁栅门旁的对讲机有回应了。

  「客人您好,请问您贵姓大名,有甚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吗?」

  温和且谦逊有礼的招呼,口气温柔但声音不弱的女性口中发出。

  「你好,我是来找陈豪老先生,我叫做汤姆。」

  「原来是汤姆,主人有交代,我正在等候您,请沿着石砖步道走,我会在大门等您。」

  汤姆,一个20岁的高壮青年,来自非洲阿尔及利亚国家的黑人,深褐色的肌肤搭配190公分的身高,看起来更强壮威武,俐落的短发更凸显阳刚气息,长相跟已故猫王还蛮相似的。

  在豪宅门口处,一位穿着俐落西装、载着黑框眼镜的年约35岁的女性,站姿笔直地在门口迎接着。

  「汤姆你好,我是这里的管家,你可以称呼我玲姊,主人已在客厅等着你到来,请跟我来吧。」

  豪宅内部装潢不用多说,极尽奢华,大小家具一看就知道都是昂贵非凡,布置得金碧辉煌让人以为置身在皇宫之中。

  「主人,您说的汤姆已经来了。」「汤姆,这位是陈少爷,也是这里的主人。」
  「哈哈,汤姆,你来啦,已经长这么高大了,真是太好了。」

  「陈浩少爷,我…我…」汤姆一见陈少爷,竟激动到说不出话来,眼眶泪水像是溃堤般无法歇止。

  「你父亲的事情我很遗憾,人死不能复生,你看开点,从今以后就跟着我好好生活吧。」

  陈浩少爷年约30岁,载着金色细框眼镜,一副读书人的模样,173公分步算太矮,但体格却显乾瘦,带着一点病痨模样的蜡黄脸色,让人感觉身体不是那么健康的样子。

  原来,陈少爷的父亲陈豪,少时经营珠宝玉石产业,来到阿尔及利亚这矿物大国,却遇到当地土匪洗劫,当时陈豪父子受到汤姆父亲好心救助,才能平安脱离险境,为了报答救命之恩,陈豪答应汤姆父亲,等汤姆20岁时,让汤姆去台湾投靠陈豪,好摆脱在本国贫穷且社会阶级低下的宿命好得多,汤姆父亲不幸在汤姆年满20岁时意外过世,陈豪知道后,交待儿子陈浩,善待汤姆收做家仆,好好一起生活。

  「汤姆,这几天你先好好熟悉台湾环境,大小事情都可以询问玲姊,之后你主要的工作就是当我专人司机,或是协办我

  交待的各项事务,从今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是的,少爷,我在阿尔及利亚就一直吸收学习台湾文化、语言,非常感谢你收留我,我一定会好好做事,报答你跟陈豪老爷的恩情。」

  「汤姆,跟我来,我带你到你的房间,你梳洗一下,再来到客厅等我,我跟你说明这里的诸项规矩。」

  汤姆的房间再2楼一处偏角落的房间,豪宅虽然只有2层楼和一处地下室,但房间竟多达10间,其他客厅、书房、餐厅、会议室、影视厅、健身房还不计在内,可见佔坪之广大。

  汤姆一直憧憬着来到台湾开阔视野,雀跃的心情在梳洗后依旧不减,汤姆的房间虽是仆人用的,但竟也不小,家具装潢比5星级饭店不惶多让,大落地窗拉开,山林视野尽收眼底。

  就在汤姆看着日落西山的黄昏美景,听到旁处传来女子的歌声,往旁边一看,原来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两个房间的阳台,隔着常人跨脚难越的距离。

  「会是玲姊再唱歌吗?」

  好奇心的驱使下,汤姆爬上阳台围墙,高於常人的他,大力一跃,竟能轻松地跳到隔壁阳台的围桥,但若不幸失足,即使下方都是草地土壤,受伤可也不小,豪宅虽是2层建筑,但1楼挑高的建筑方式,2楼高度几乎等於一般楼房的3楼高度了。

  汤姆小心翼翼的从阳台外探头往房内一望,看见一名年轻女子,身上只穿着白色的内衣内裤,正对着镜子梳妆,彷彿心情愉快正边唱着歌曲边画着眼线。
  女子个头不高,灵动的大眼、小鼻小嘴,看起来古灵精怪的可爱动人模样,B罩杯的胸部却因身材纤瘦,比例看起来像是C罩杯一般,就是高中女孩洋溢着青春年华的气息,汤姆估这女孩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岁数,不晓得在这豪宅会是甚么身分人物。

  「汤姆,你梳洗好了吗?该到客厅集合了。」

  从自己房门外传来的催促声音,让汤姆吓了一跳,还来不及多看眼前这副青春肉体的美景几眼,赶忙跳回自己的阳台,回应着门外玲姊的催促声。

  「喔喔,我梳洗好了,这就出来,要去客厅了。」

  汤姆赶忙快速的穿上乾净的衣服,三步做两步的赶去客厅,还因为豪宅太大一时小迷了路,终於来到客厅了。

  「汤姆,刚开始迟到是情有可原,但之后可就不行了。」面对着玲姊略带严厉的语气,汤姆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道歉。

  「这位是小桃,是这里的家仆,也负责宅内伙食三餐及採买,你有不懂的事情也可以请教她。」

  「嗨,我是小桃,请多多指教,真稀奇老爷竟会找黑人来当家仆,你长得真高大耶,年轻力壮的,嘿嘿,以后要出力气的差事就交给你啦,嘿嘿。」

  原来小桃才19岁比自己还年轻,因为家境不好就放弃继续升学,因为认识年事已高刚退休不久的前司机,透过一点关系来到陈家当家仆。

  看着眼前的活泼少女,汤姆才发现这小妮子比远看时还要可爱动人,尤其那对眼睛像是兔子般闪耀跳动的样子,更是吸引人,完全没注意到小桃话里以后苦差事都要落到自己身上了。

  由於陈豪老爷和少奶奶还在美国处理国外事业,陈浩少爷又因为应酬不在家,晚餐就简单吃一吃。

  然后玲姊、小桃逐条逐项的将家里各项规矩以及汤姆以后负责事务交待后,就各自回房歇息。

  回到房间的汤姆,一边做着平日持续在做的强健体魄的健身运动,对於陈家又多了一些了解。

  家中辈分最高就是陈豪老爷、再来就是陈浩少爷和少奶奶,之前的老司机已经退休了,由自己来顶替司机家仆的缺,然后就是总管玲姊、女家仆小桃。
  虽然自己是来台湾投靠陈家,但吃的用的比在阿尔及利亚好太多了,一想到陈家的恩情,心中暗自期许将来一定要好好报答陈家恩惠。

  深夜1点多,汤姆还在用着房间内的电脑,查询陈家坐落台北公司以及陈家附近重要的交通路线时,突闻碰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在陈家怎会有人如此无礼的大力关门,要是被玲姊知道一定挨一顿骂。

  汤姆一个人俏俏地来到楼下,看到客厅内在小夜灯的微弱黄光下,照着两道人影。

  「少爷,你怎么又喝那么多,醉成这个样子。」是玲姊的声音,玲姊因为要扶着酒醉的陈浩少爷,还要提着陈浩的公事包,一不小心关门关太大力了。
  辛苦的扶着陈浩来到沙发坐下的玲姊,转身要倒杯热茶让陈浩解解酒。
  「啊!」玲姊一声惊呼,粹不及防,才刚转身左手突然被拉住,强大的拉力让玲姊整个人往后跌倒。

  「少爷,你喝醉了,不要这样…!!!」

  汤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原来拉住玲姊的竟是陈浩少爷,玲姊整个身子坐倒在陈浩怀里,陈浩一双手由后往前紧紧的抓在玲姊的胸脯上。

  由於已到就寝时间,玲姊早已换下西装管家服,身上穿着丝质长袖釦纽的素色睡衣,没有性感的睡衣设计,但由於丝质布料非常柔软,在陈浩的魔手的抓握下,汤姆发现原来玲姊竟是个隐乳身材。

  「我的好玲姊,少奶奶不在,其他人都睡了,像以前一样让我舒服舒服吧。」
  陈浩双手隔着睡衣大力揉捏玲姊的胸部,汤姆根据乳肉变形的波动形状,估计玲姊至少D罩杯以上,难道平时工作时间玲姊穿的内衣有束胸的功能,让人看不出西装服下性感的身材。

  「少爷,你小声一点,汤姆和小桃都还在家哩,喔~ 不可以这样~ 喔~ 唷~ 」
才没几下功夫,玲姊已经麵泛红潮气喘呼呼地说着。

  陈浩伸出舌头舔着玲姊的耳朵,口水像是哈巴狗一样异常的多,弄得玲姊耳后都是混着酒味的口水,顺着脖子流到胸前,想不到陈浩的口水分泌比常人还要多。

  「啊,少爷,等一下,不要这样粗暴,我的睡衣~ 撕破了啦~ 」玲姊一声惊呼,胸口一凉,陈浩似乎腻了隔着睡衣的感觉,两手反抓胸前扣钮处,左右大力一扯,竟把玲姊睡衣胸前整个撕开,好几个扣子都掉在地上了。

  「玲姊这对奶子真是让人忘不掉,嘿嘿,真美啊~ 」现在的陈浩和白天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白日亲切略带病容的斯文人,现在看起来像是满脸猥亵嘴角满溢着口水的变态模样。

  陈浩把玲姊扳身过来面对自己,抓着奶罩也是大手一拉,硬生生地的扯断肩带,碗公般丰满的D乳就这样呈现在陈浩和远处偷看的汤姆眼前。

  「少爷,喔,天啊~ 别这么粗暴,衣服和内衣都被你扯坏了~ 喔~ 太大力了
~ 」玲姊气喘呼呼的抗议着,双手无力地推着陈浩,奈何陈浩带着酒意根本不懂怜香惜玉,甚至应该说这才是他的本性真面目。

  「你这骚货,平日看起来严肃又正经八百,只有我才知道你骚浪的本性,嘿嘿,抓着这对奶子感觉真过瘾。」

  陈浩嘴上调戏着,双手更是不客气的大力揉捏玲姊的奶子,只见丰满乳肉上竟布着道道抓痕,这陈浩的手劲真是半点不客气。

  「啊啊,人家才没有少爷说得这样,啊~ 啊~ 好痛啊~ 少爷,不要这样扯我
的奶头~ 痛死我了~ 呜~ 不要~ 」玲姊顿感胸前两例奶头一阵吃痛。
  陈浩眼睛喷火似的满布血丝,竟用手指夹着奶头大力拉扯,像是要把奶头扯断一样,那神情看的汤姆觉得陈浩玩女人根本是着魔一样,太变态了。

  陈浩一手抓着奶子,一手解开自己的腰带,腾起屁股脱下裤子,露出自己的肉棒。

  「来,像之前一样给我好好含着,我就喜欢看你吃我老二的贱样,臭婊子,快点含着。」

  陈浩越说越过分,汤姆想不到你玩了人家的身体,嘴巴竟还不断的羞辱玲姊,不由得同情起玲姊,也对这位陈浩少爷对了一点厌恶感。

  「好啦,我知道了,我含…」

  玲姊一脸哀怨、眼角因为疼痛挂着两滴泪珠,双脚跪在陈浩坐的沙发前,两手小心翼翼地抓着陈浩的肉棒,张口就含住龟头,开始吸允着肉棒。

  「啊,真爽,对…就是这样,含的真好」

  龟头被一口含住,温热湿漉漉的感觉包着肉棒,让陈浩舒服的呻吟起来。
  汤姆看着陈浩的肉棒,心想亚洲人的肉棒果真像网路上说的,又短又细,跟自己的比起来,简直像球棒和细针一般的差别,如果玲姊含的是自己的肉棒,不知道能否这么轻易的将整根含在嘴里。

  看着眼前活春宫,看着玲姊含着肉棒吞吐的骚样,汤姆左手伸进裤里抓着自己的肉棒打起手枪,想像着玲姊含的是自己的黑金刚肉棒意淫着玲姊。

  「唔~ 唔……哈~ 哈~ 哈……唔~ 唔……」玲姊含着陈浩的肉棒像是非常熟
练一样,一会舌头绕圈舔着龟头,一会整根含住前后吸允,另一手揉着两粒小小的睾丸,不断地刺激着陈浩下身的感官。

  陈浩一边看着玲姊专心的服务着自己,一手抓着玲姊的头发,一手往下捞起一边的奶子不断揉捏,似乎很满意玲姊的表现,嘴角挂着变态邪恶的笑容。
  「妈的,真爽,你的口技越来越好了,啊~ 吸的我的魂都快飞了,你这臭婊子根本是生来帮我吹喇叭的,对~ 啊~ 再吸大力一点~ 你这贱婊子~ 真是不错啊
~ 哈哈」

  陈浩忽感下体一阵不妙,两手抓着玲姊的头,用手的自己肉棒压,自己也挺起屁股,用肉棒顶着玲姊的嘴。

  「啊~ 要射了~ 妈的~ 通通射给你,赏你喝我的精液~ 啊~ 啊~ 好爽~ 射了
~ 射死你~ 」

  「唔~ 唔~ (不要)~ 唔~ 唔~ (少爷)~ 唔~ (等一下)~ 」

  玲姊知道陈浩要射精了,想把口中肉棒抽出,却苦於头被陈浩压着,口里抗议的声音含糊不清的说着。

  「啊啊啊~ 要射了~ 口爆你~ 给老子喝下去~ 贱货~ 」陈浩一声长嘘~ 双手
把玲姊的头狠狠的压着,挺着肉棒像是要把玲姊喉咙刺穿一样挺着。

  「唔~ 唔唔唔……呕~ 咳咳~ 唔……咳~ 唔……呕……唔……」
  玲姊两眼不断喷泪,口中的精液让她感到阵阵噁心不断作呕~ 闭着眼睛承受着这一切,似乎盼望着这时刻能快点过去。

  「给我喝下去,不准吐出来,喝!」陈浩看到玲姊想要用手接着嘴里的精液,凶狠地命令着玲姊把精液喝下去。

  「唔~ 咕噜~ 唔……」虽然百般不愿意,玲姊无奈顺从地把嘴内的精液吞了下肚。

  「嘿嘿~ 这才乖嘛,乖乖地像条狗一样听我的,我会给你好日子过得,哈哈」
  霸道变态的陈浩,看着吞下自己精液的玲姊,一阵骄傲自大的满足感油然而生,觉得过瘾至极。

  汤姆趁着玲姊起身扶着陈浩往主卧休息的时候,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汤姆对刚刚的事情感到震惊不已,真没想到,陈家人竟有如此底下一面,隐隐约约觉得,这富人世界真的不是自己认知的一样。

  「玲姊的奶子好大好圆,玲姊的嘴唇,啊~ 我也想玲姊含着我的肉棒,啊~玲姊~ 再含~ 再吸多一点」

  汤姆躺在床上握着自己的大肉棒,开始幻想着玲姊那淫荡的一面,还有玲姊那嘴上功夫,想像着玲姊含着自己的肉棒,卖力的取悦自己,就像对着陈浩一样。
  半山腰处的豪宅外,冷风呼呼的吹着,豪宅内,一个刚从阿尔及利亚来到台湾的黑人少年,满身汗的想像着刺激的画面,这是刚来到台湾的第一天,身为陈家家仆的第一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