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宾的性半生】(81-85)【作者:通路】
【宾的性半生】(81-85)【作者:通路】
字数:125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81

  送走李师意立即给师丽娜打电话,「师大局长,你女儿说不回去了,是你写信报错信才回来的,你就得把她送走,我还有事要她在美国帮我呢」。

  第二天等李师意一来,「昨天都是你在说,今天我说三点,一我研究生还有一年毕业不能现在走,那就更让人笑话,咱丢不起那个人。二我现在要开始的课题也算是个顶尖的,比在国外洗盘子强。三还是以前给你说过的我们不可能,我只会把你当妹妹,其他的你别想,我不会埋没了你这个学霸」。

  「你不都考完所有的课,论文也做了吗?」。

  「那也不能提前毕业呀」。赶紧打叉,

  「各位同志们,同学们,今天我们来到这里感谢一位国际友人,她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帮助一位受苦受难的人,这什么精神?是国际主义精神,我们都要好好学习」。

  「噗,臭贫,对你我是没有一点办法。可你的课题我看过了,也就是些摘要,八字还没一撇呢,开始什么?多一半是骗我的。国内的加工技术水平你比我了解,不可能做到那样的精度,要求太高你知道的。再说也不是你的专业和强项」。
  「所以你得马上回去帮我找资料,想想非专业又非强项还能做出来那是什么场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无限风光在险峰。孟老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也。」。

  「又来了,你这是空想。难怪我妈说你永远没个正型。你这样怎么可能好过得了」。

  「你对我那么好,我不想看你受委屈」。

  「小妹妹,我过的不好才不能拖累你呀!有江湖就得有委屈,大丈夫能屈能伸,你敢保证出了国就一帆风顺。赶紧回去帮我,别耽误了功课。这是预付的咨询费,拿钱办事,麻溜的走人」。

  「我不能再拿你的钱。那就给我留个念相呗」。看来是没戏了,这么多年要行早成了,转而求其次,

  「想都别想,这没什么还三不五十的来回跑,要有什么就真的赖着走不了了」。
  「你这样对我太决绝了!」。

  「将来你会」。

  「永远恨你!你记住你欠我的我们要用一辈子来还!」。

  「好好好,用一辈子来还。将来功成名就的时候记得回来帮助一位受苦受难的人」。

  李师意去看望宾的妈妈,当知道她所在的城市冬天非常冷,就决定买一件裘皮大衣给她。联系林佩买出口的裘皮大衣,文市没有现货只有样品,为显其能干和上心马上联系下面分公司去仓库挑一件旱獭皮。及时连夜托人带来当然是一番夸奖感谢,林佩说了两遍她的这个中学同学和好朋友,宾也没记住姓名。

  宾尽可能得远离所有与李师意有关的事,送不是我送的,买不是我买的,不给她任何靠近的机会和理由,反正也不会谢他。为此妈妈大为不满,坚持家训之一就是,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经过这件事推波助澜,送走李师意,林佩也不得不开始和宾谈了,林佩依旧容易受闺密的影响,又觉得婚姻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第一次不成功的经历烙下的阴影严重的打击了她的自信没法摆脱,只有认定宾。而宾知道如果能够开展这个项目下来几年他会很忙,应该有一个稳定的家庭环境能够沉下心来,大家也都安心,经过了这么多年换一种活法也许是一种选择。更重要的是让和马素贤的孩子进家门应付他妈,目前能接受的只可能是林佩。

  双方有了共同点就开始寻找出发点,

  「你知道我一直以来都在等你,这辈子要么是你要么没人,我这种情形换别人也难,你呢是大起大落几回了,该安稳了也只有委屈跟我凑合」。

  「别那么自卑,就你这条件,要不我站在高处帮你喊一嗓子,信不信想来见你的人那队得排到火车站」。

  「你不贫能死嘛,现在你闭嘴!」。

  「我们不用一问一答,我说你听无异议不要打断我,你的胡搅蛮缠乱跳主题任谁都要给拐偏了,注意我们今天就一个主题,就是你的前世今生」。

  「李师意的事结束了。厉琳的事也完了。还有没有别的人?半年内商店必须全部转手,你一天尽参合些什么生意,她怎么想的这样也行,她可真是心大那么多女人不花心都难!阿彩的粉串店只待收回投资,不能再有任何往来。川菜馆只合账分成,不介入管理和日常」。「无异议通过!」。

  「这话应该是我说嘛,我还没说呢就无异议通过?还有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这么清楚,你中央情报局的,调查的这么仔细」。

  「用调查嘛,李师意我刚见过,厉琳也是这几天从家里有所耳闻全都瞒我。
  她可真够狠的,我怎么就没她的本事呢,要不然也不会在这被你吃定。其他的都是你告诉我的,你还非要我想清楚「。

  「好了就剩我第一天见你就有的对手,你亲爱的马姐,你们两个纠缠到现在分分合合。每个人都语焉不详,这个今天你就说清楚吧」。

  「到我说了吗?噢,我还在认真听讲呢」。

  「这个还真不好说清楚,只说结果好嘛,要不然太长没重点」。

  「首先她是不会和我结婚的,这点你放心你说的对,她也不要我了。你说的还对也就是你肯收留我,可最大的问题不是她是你」。

  「又在哪废话绕弯子,直说」。

  「坐稳了。不好意思,我们呢一个不小心,没注意有了个孩子」。

  「啪」手里的杯子落地水花溅了一地,圆睁两眼,「你说什么!孩子。开什么玩笑,想用这个搪塞我,有孩子为什么现在还不结婚?拉我进来」。

  「别着急慢慢的,孩子呢是三年前有的,那时我刚好碰上了厉琳你知道的,我就不管不顾的,都没给她机会告诉我,她不想用孩子拖住我,也就没告诉任何人自己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全家也是半年前才知道的,就这么个结果。可现在她又躲出去了这几年不回来」。

  「她知道了你和厉琳的事完了为什么还不和你结婚,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应该没有了,我也没法告诉你她为什么改主意,这你得问她」。

  「呼,呼,今天到此为止。我想通了有答案再找你」。

  「您悠着点,这前世都还没谈完,今生得啥时候谈,我有好多革命工作要做呢」。

  「你他」。

  「要用这种口气才够狠」。「你他妈的混蛋!」。

  林佩在宾模仿的骂声中悻悻摔门离去,她真的是毫无办法。

                82

  宾并没有太在意,他知道过两天不管什么结果林佩都得回来,给她自己一个交代。而且很可能是吞下这个苦果,要离开六年前就做了,大家都一样要结婚不管什么原因。宾了解她自视清高,可耳朵根子软,又有一帮所谓的好朋友,在哪撺掇着唯恐天下不乱。得劝她离哪些闺密远点!

  宾开始按林佩的意思完全转手商店,首先了解和查看两个商店的经营和贷款情况,罗列出相关事项。找钱金妮说明准备完全转手商店看能否增加商店的抵押贷款,却得到了完全相反的答案,这种私人商店的抵押贷款就算现在是外资了,也完全是看在情面上的,如果宾完全撤出现有的贷款都会尽快收回。宾被难住了,想联系马素贤又打住了,办转让时她就说过再不插手。宾彻底傻眼了,再联系柳雯琪答案是同样的,宾撤出后要有足够的抵押才可以贷款或投资。唯一的诚意是转手后可以按批次先发货后付款,但下次的货是结清货款后再发。在电话里宾问还有什么办法,柳雯琪回答有点难,挂电话时提到也许可以把车押给银行。
  该换换脑子去看看马素贤了,宾打过电话坐车来到邻近的州市,一下车国家对少数民族的优惠,特别是改革开放这几年上层领导的放任体现的充分完整,城市建设的与省会相当,各种条件完备。宾的心中颇感安慰,这里父荫更大她呆在这里倒也悠闲,不需太多的担心。

  一下车就看见小保姆站在那里挥挥手,她对宾的敌意早已消失,友善的伸出手要接过行李,

  「不用我自己来,哪有让女孩子提包的,你姐呢她怎么没来?」。

  「她在家呢」。用手指向不远处。

  这可不是她的风格,两人走了几分钟来到一处院落,马素贤微笑着和另外一个年纪稍大的女性站在门口,变圆的脸色略显疲惫,待宾走到身边拉住手亲昵的靠在肩上,

  「你们先把行李拿进去吧」。「怎么这么久才来,是不是得陇忘蜀,忙得不亦乐乎,忘了我们了」。

  宾没有回答抽手摸摸头发和脸,「怎么脸色不太好,病了嘛,儿子呢?」。
  「睡觉呢,进去看看。这是我爸爸家的老宅,知道你来刚让我妈回去,省得她给你脸色看。这次是我做的决定,可他们就是不信非要找你问个明白,你这一来她倒信了骂了我一顿也就心平气和的回去跟家里谈,以后就没事了」。

  两人来到房间,明显长大的男孩脸色红扑扑的侧躺睡着,「瞧那睡相都跟你一样,我那时候就坐在你的床旁边看着你这样装睡」。

  宾扶着她往外走,「怎么这么累,还没告诉我是不是病了。怎么还请了两个保姆」。

  「又怀上了!再过一阵就好了。这次反应和上次一样,肯定又是个儿子,你们老王家的女儿看来是没指望喽」。

  「真的!这么快让我看看」。

  「别闹,保姆们看着呢。晚上再说」。

  「来你坐下歇会」。

  「说说吧,你来还有什么事,别一会把你憋死」。

  宾详细的给马素贤讲了这几个月,家里,系上,商店,李师意,特别是林佩的种种。

  「家里你倒还处得比我想得好,希望快点过去」。一如以前宾没有打断她的话,「叫我说呢,系上就那样了调不走就呆着,真能做上选的项目就好。商店直接通知她们去接手,不行就转卖,我看她们一定会有办法的不要看着她们漂亮就替她们着想,只买最好的,生意就是生意,别掺和其他的。李师意这小姑娘有意思,你们的故事完不了。林佩也比我想得大度,再谈谈就行了,你是吃定她了,跟我一样可怜。你的女人缘完不了,看不开就别跟你混!」。

  「好了我得睡会现在反应大容易累,你去转转看看街景说不定又有什么灵感呢,记得回来看儿子」。

  晚上儿子在宾的怀里睡着了,满带父爱的放在小床上离开,马素贤安排小保姆睡在里间这样夜里谁看孩子都方便。

  回到卧室马素贤穿着睡衣坐在躺椅上看书,「睡着了,还好哄吧」。

  「真听话,一会就睡着了」。

  「也是奇怪,跟我们就没那么好哄了,有时也哭闹」。

  「又来了,一看你那眼神就没憋着好。拉我起来让你看」。

  在宾的搀扶下站起来两唇接在一起,两手一抬宾从下面拉起睡衣,里面只穿了裤衩,身体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搬走前的样子,腰身依旧只是乳房变得更丰满。

  「没什么变化嘛」。手顺着后背滑到翘臀上再扶在下腹,皮肤更加滑腻,
  「再有一个月就明显了」。转身躺在床上,「别压着肚子」。

  「孩子就这么怀上了,真神奇!」。低下头衔住乳头吸吮起来,手摸向大腿内侧,

  「哦,敏感得很,别用力。现在不能激动对孩子不好」。

  宾松开乳头,头挪到腿跟用力嗅着孕妇特有的体味,虽然略有不同但母性的味道令其陶醉。看着那夸张的母性崇拜,马素贤,「嗤嗤」的笑了,

  「你那什么表情」。

  「母性真伟大,人类就是这样延续的,向伟大的母亲致敬,你们的牺牲为人类做出了太大贡献!」。

  看着表情笑了,笑着笑着眼神变了,两眼圆睁,

  「你怎么会这么熟悉孕妇的味道!噢,我的天哪!你还有过孕妇,你简直太夸张变态了」。

  「你怎么又胡乱联想,怀孕脑子也坏了嘛」。

  依旧不依不饶,「你怎么可以对别人没出生的孩子哪样,会流产的你这是谋杀!」。

  「呃,真的怀孕了还可以有嘛」。话锋一转如有所思,

  宾当然没有上当,「这书上说三个月后就没事了,还可以舒缓情绪利于睡眠,只是不要太激烈和压到肚子」。

  「是书本知识和实践的结合吧,就像你们做实验去证明?」。

  「都给你说过没有了」。

  手摸向宾的勃起,「这么硬,憋得难受吧。要不我帮帮你」。跪着伸手去解皮带,

  「你才说的不行呢」。

  「用嘴试试」。

  伸出舌头上下舔弄然后整条吞入,「吸溜,吸溜」的有如吃冰棍,吃了一会就侧躺下头枕在床边,「累了」。圆噘着嘴等待宾的抽插,

  「别费那事,不行」。

  「不试试怎么知道,来吧」。待宾插入后努力配合用舌头和嘴唇去模仿阴道与阴唇,可带来的刺激远远不如,带出的口水却打湿了一片。「我不行了,用嘴还真不行」。在她心里宾的愉悦永远是第一位,「这怎么办,不该招惹你的,现在这样。要不我去跟阿姨商量商量叫过来?」。

  「你呀,真是怀孕怀傻了。全是疯话,拉皮条呀?累了就睡吧」。轻拍后背似哄儿子似的看着闭上眼睛入睡。

                83

  宾不再难为自己为他人做嫁衣,分头给阿依汗和王怡欣打电话,告知她们准备把商店的股份完全转给她们,不再插手。请她们自筹资金和银行贷款,待钱到位就重签合同。所有车辆做半价属商店所有,由她们自己处理。

  车有车路,马有马道,宾真是杞人忧天,不给别人打工有自己的生意,还有市场和进货渠道太好赚了。颠不颠两天后两人就回话,资金齐了随时可以做转让重新签文件,双方商量细节,一个月内办交割。

  办事处的套房已退,办公室也挪到了挂名的港资商店阿依汗专门辟了一间办公室。按事先约好的时间,宾拿着文件来到挂着招牌的新办公室,推开门没有人在,走进办公室发现开了个侧门,连接着另一间房间的门开着,阿依汗哼着新疆民歌的身影在晃动,从门里看去身上穿了一件红棕色的纱织短套衫包住翘臀,与她披散在后背的头发颜色相配,只是这件套衫也太透明了跟没穿的唯一区别就是白皙的皮肤变成了红棕色。里面没有胸罩和内裤,脚上一双与头发同色的高跟鞋。
  绷直的双腿上也是同色的网眼袜接到腿跟,从头到脚倒也遥相呼应。套衫的前身和后背各有一条从上到下的龙形花纹,与她的波浪头发相应,同色袜子的外侧也是龙形波浪花纹在腿上盘绕。释放着一种野性的诱惑,高挺的鹰钩鼻子和颧骨,硕大的尖椒乳房,圆润的翘臀,全身只有粉颈和玉臂依旧是白皙的皮肤。曲线毕露,沟顶相托,点面相依,亮暗分明,言简意骇。

  把文件放在桌子上,走到门口靠在门框上,「你这好像不是在等着签文件嘛」。
  「那个不急,大老远的跑来,总得歇会不是」。

  回过头狐狸眼妩媚勾人,鲜红的大嘴柔声道,「再说,签字就一定要正装嘛」。
  「那倒不一定」。

  「你没看见我全身都有穿衣服嘛!」。

  「那倒是而且包得很严嘞!」。

  有神魅惑天成,「我问一下这位老总,以后还会来吗?」。

  「当然不会,没理由再来了嘛。再来就是顾客,又不能进男士止步的店面到后面来干什么,自讨没趣」。

  「不一定哟,办公室还是欢迎这位帅老总的嘛,经常来参观参观我们都有什么新商品,说不定给你对象买几样调剂调剂家庭生活。当然来看我也热烈欢迎,最好先打个电话好有个准备」。

  「准备什么呢?」。

  「当然是先洗个澡,这最重要!还要换一身不一样内衣」。

  绕首弄姿扭动性感的身躯,做着诱惑。相较于全裸有时薄沙下的朦胧诱惑更吸引人,扒下一看究竟或者直接占有更能满足男性的欲望。

  「那么趁着我现在还是老板,问一下这位店员这套行头销量如何」。

  「呃哟,还老板呢。我可是店里高薪请来的模特,不是店员,哪里能找到我这样的店员,你说是不是?」。

  「我怎么不知道有请模特呢,没必要花这个钱吧,这经理太浪费钱了。而且这模特也就一般般吧,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

  「当然有!请你闭上眼睛走近一点」。哪种熟系的特有清淡体香冲入鼻腔,
  「嗯,是有些特别」。想伸手揽入怀中,轻巧一闪躲开了。

  「那你还等什么?」。「珍惜这一分一秒,这样我们的签字仪式是不是得隆重一些才好呢?我表演一个我们民族的舞蹈活跃一下气氛,你请这里坐」。上身一斜手一摆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宾坐在床边,阿依汗开始跳起新疆舞,下腰,扭臀,摇晃细腰,由手指波动手臂带动到肩再在传到另一侧的肩头波动到手指,手掌相叠放在细脖下特有的挪动头眼。多年后再看麦克杰克逊的太空舞灵感应该来自于此,只是更加机裓而已。
  这种氛围的身体半裸灵动散发出的性感美使人亢奋,阿依汗狐眼妩媚直视边舞边走近伸手帮宾脱去上衣,举手投足间清淡体香慢慢变为淡麝香传递求偶交配的信号。宾退去裤子扒掉纱衣,阴茎昂然挺立没入阿依汗跨坐下的圆润饱满的外翻麝腺,丰满的翘臀隔着细纱的结点坐在腿上摩挲,鹰勾鼻子斜画在脸上,舌头互探卷绕,细嫩的乳肉贴在坚实的胸肌上。

  宾的双手抓住臀肉让身体高举快落,一下下的夯进深处,满手细腻丰满的臀肉,袜子的网眼钩住大腿上浓密的毛发一下下的划着。阿依汗缩回舌头,头向后仰,细长的脖颈拉出更长弧线,只有尖突的乳头还一下下亲吻着胸肌,坚实的夯声变化带出水声渍和吟声。狐眼尾和,宽大的薄嘴唇张成鲜红的圆形细边,随着身体夯上跺下大幅晃动的乳房染上淡红色。

  丝袜缓慢的从大腿根滑到大腿中间,浓密的腿毛摩擦细嫩的皮肤,没有理会阿依汗换个体位歇一下的手势,双手掐住细腰集中精神继续大幅进出,上下运动,腿「啪」。「啪」的撞击丰满的翘臀,带出一连串「咦」。「啊」的回应。激出的体味越来越浓,汗水冒出身体积在臀腿间,宾把两人的身体紧紧按在一起,在热流中喷进阴道深处。

  阿依汗想起身去浴室,宾抱住她,「真舍不得这独一无二的香妃身体呀」。
  贴近身体用力长吸一口浓郁的麝香,一幅陶醉的神情。待阿依汗起身淋浴完套上红色连衣裙,宾又再贴着嗅嗅淡而无味的身体,起身穿好衣服才坐在桌前两人签完字。

  「真不来了?」。

  「嗯」。

  「以后要是想了就过来,这里永远欢迎你」。

  「争取不来!」。走到办公室门口看见墙上的广告,退回来认真地对阿依汗说,「我又有了一个主意,你们试一下吧,可能有点不伦不类,不好玩就拿掉」。
  几天后商店门口那幅女性特有的陶醉后仰的脸的旁边又多了一幅广告,这幅广告更是奇怪,几个不大的字,「传说永远靠不住,别的用途请来店里,这里的选择包你满意」。干什么?自己发挥想象看罢相吧进了里面就一切都有了答案,呵呵!

                84

  李师意回到学校后没多久就寄来了一大堆资料,多是各种各样的纸片,在认真分类前宾还得结束和王怡欣河市商店的关系。

  带着大致相同的文件周末提前来到河市,为求当天返回文市一大早坐过路的硬座来到河市,一下车就从人群中认出来已看见他的王怡欣,依旧是垂下的头发遮住半边脸,一只眼睛清晰扑闪着,眼神明显比在文市时有变化多了份算计在里面。

  略带倦容两人来到商店,一个脸长得很像王怡欣的女人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看起年纪稍大三十多颇为丰满,头发后盘,单眼皮略突的眼睛眨了眨盯着面前妹妹提过多遍的帅哥,心里泛起一丝涟漪。

  从妹妹写在脸上欢喜的目光看来不光是帮忙做生意那么简单。

  「这是我姐姐,王怡欢」。

  「你好,欢迎!谢谢这几年你帮怡欣」。

  微笑着伸出手轻轻一握,手指细腻柔软无骨,一股成熟的味道扑面而来。宾伸手客气地说,「你先请」。

  王怡欢优雅的转身先进入门口,宾眼前一亮,嘴张成圆形久久没有闭上,如果说前面上身大概D杯罩算是当时丰满的胸,看起来有点宽但还相配的胯转过来的屁股就是F甚至于G了,而且全部向后翘着,心里怦然一动,中国女人怎么会有这样夸张的臀,眼睛紧盯着心里有股火在升腾这屁股怎么长的!还是人嘛,就是只肥羊嘛!收身的连衣裙顺着腰涨大到紧绷在后翘的臀上,宾用专业的眼光扫着裙子上的褶线,至少收进去三寸,一般有四个以上的褶那就得12寸甚至更多!
  这要是来上一炮那是什么成色!我心急不可待。

  王怡欢缓慢扭着腰肢往里走,屁股上的火热不用回头看也知道眼睛盯在哪里。
  妹妹求她让她请假来看签字就是希望到时能帮着一起商量借些周转资金,几个人凑了也还是有点紧张。她见过太多男人流着口水目瞪口呆紧盯着她生玩孩子后越长越突出的翘臀,她知道只要她在前面扭几下,再发发嗲没有办不成的事。
  可今天她还想得到贼溜溜的目光间或被手抓一把揩油以外的东西,就是那她也是经常心里快乐无比,有种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优越感。她明白吃不上的才是最好的,她的腿间感到了湿润和期待,扭得更夸张了。

  宾没动看着门口的装饰,实则扫描着王怡欢身体的全部,身材太夸张丰满了,宾的眼睛隔着大花连衣裙瞄在屁股上,脑子里想象着底下超级蜜桃臀突蹶圆润柔软的肉嘟囔着,

  「我是也应该帮帮你呀!」。

  王怡欣没听清楚问道,「你说什么」。她当然也看见宾圆睁的眼睛和张大的嘴,有点后悔叫姐姐过来了,她怕发生什么意外影响到她的生意,也不愿意与姐姐分享什么!

  「没什么,装修不错。你的合伙人就是你姐呀,都没提过」。

  赶紧降低关联度,「主要是资金方面,这次没有她的帮忙我到哪里这么快凑那么多钱。我姐还有工作,也就偶尔过来帮帮忙。还有几个出资人,这不需要资金嘛。可经营就跟你学,他们可以分红但不能插手」。

  「你们两个一样吗?」。语调有点猥琐,

  「噢,我们俩亲姐妹关系好,她大我七岁挺照顾我,合得来做得不错」。
  没听懂,「我自己看吧」。

  上台阶进入后院留下王怡欣在后面若有所思的跟着,接着又似乎明白了自己的担心和后悔,上前一步拉住宾低声说,

  「她结婚了还有孩子,家庭和睦。还有她不知道我们」。

  「那又怎么样,我可什么都没说。再说我们也没什么,事在人为」。

  王怡欣停下脚步脸色有点难看。

  「你们说什么呢,快进来坐,喝口茶」。看两人的脸色猜也知道他们不是在谈论商店,资金的事,内心的期盼更强了,跟帅哥调调情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你能控制得住嘛?

  王怡欢已在办公室泡好茶,宾把手里的纸卷递给她,「你看一下这两张广告在文市效果不错,对你们有帮助也不一定」。

  「特别是你们第二店面的商品」。语调脱的有点怪。

  宾拉住纸头王怡欢打开纸卷看着广告,脸色羞红了,低着头用一只手背挡在嘴边,

  「嗤嗤,你们敢这样打广告,会被查的」。

  抬起眼瞥见宾直视的咄咄目光,低下头松开手扫了一眼跟进门的妹妹转身掩饰着去拿茶杯,纸卷退回宾的手中。王怡欣走过来,「什么广告我看看」。
  也拉开一看,「呃哟,这也太露骨了吧」。

  「露骨什么,不是什么都没说嘛,那是人们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就是这些想象力才是客人来买这些东西的动力,不是嘛!」。

  「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难怪怡欣说你是个怪才,特别会琢磨女性的心理」。
  「就是琢磨了你们!的心理才把这些带过来,容易看明白吧」。总是一语双关的盯着她的眼睛。

  大家当然看得出这么明显的暗示,王怡欣想快点进入主题,完事后把姐姐打发走也许还有时间一叙思念就提议,

  「走我陪你先参观一下店面提点意见改进改进」。

  商店也是基本一样的格局,一层的店面面街,后面是院子有办公室和男士止步的第二店面。两人来到男士止步的店面口有顾客进出,宾并没有走近,王怡欣微笑着在旁边打着招呼小声说,

  「你别太过分,我们俩在文市的关系没人知道。我姐是个良家」。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是吗?」。

  「哦,我说错了,我的意思她有家和孩子,别让她没法做人」。

  姐妹俩关系很好,姐姐总是照顾她,让着她。可有些事还不想分享,也不想让姐姐知道。两人往前面走去,王怡欢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宾坏笑的扫在身上突出部位点点头,

  「这话你都说了两遍了,她在看着你,没必要去提家和孩子,不会影响到哪些。你那么紧张是读到了什么还是担心什么?」。

  「你!」。在宾身后追加一句,「别玩火」。

                85

  回到办公室三人从头到尾逐条过了一遍文件的细节,王怡欣用商量的口吻说,
  「转手完后我们在周转资金上可能会有点困难,能不能帮一下数额应该不大」。
  王怡欢马上插话道,「是呀,你看我们都是小本生意,又有点急一时半会凑起来有点困难,您就帮帮忙」。

  胸搭在桌子上形成两个肉团,圆领显出乳沟的上端,

  「那就看你的面子留下这部分,半年为期按期还上就免息,现在加到条款上吧。应该有这些钱吧」。嘴上说着眼睛扫在王怡欢挤压出来的深深乳沟,

  「当然当然,谢谢」。

  签字画押完成过户。宾拍拍手坐到沙发上,

  「好了功德圆满,我现在就是个外人了,祝生意兴隆」。

  王怡欣提议,「我陪出去吃个饭庆祝一下,在浏览一下市容,这里挺有特色的」。想赶紧换到公共场所,过几个小时送上车就结束了,错过没关系不出事为重。

  「不了,这是割肉,心疼还来不及呢。收拾收拾回去喽」。眼睛又扫向王怡欢,

  「瞧你说的,这也是你提出来的嘛,一定是有你的考量,要是心疼就不会这么做了。你今天的车?」。眼睛瞄过来,眉目传情。

  「下午的」。

  「怎么不多呆两天玩一下,第一次来吧?」。

  「不了事太多」。

  「这样怡欣你去让人送些饭菜过来在这里吃,有点累了吃完休息一下再走。
  给店员们也买上,再让人去买些土特产走的时候带走「。

  「好吧,你坐一会」。看一下两人脸上有所不甘,

  「姐你出来一下」。两人在门口走了几步嘀咕,眼睛扫向办公室,宾可以看见王怡欢的眼睛有所期待消失在前面。

  一会王怡欢一个人进来了看见宾在帮忙收拾桌子,清理桌面,「呃呀,你怎么做这个呢,我们自己来」。两人把桌面清理干净,纸张码齐堆在桌角。

  「我让怡欣去最好的饭店一会就回来,你喝茶」。

  放下茶杯转身想坐在椅子上,空出安全距离,调调情看着男人们的目光在身上扫来瞄去,眼馋吃不到的猴急,口水直流的样子心里有愉悦感。可以玩过了就危险,妹妹的提醒或者劝告还是小心点。自我认为局面一直掌控得很好,可有些事也不全是你可以掌控的!

  站起来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把把王怡欢仰压向桌子,高高隆起的翘臀半斜卡在桌边动弹不得。这哪是作家们形容女人屁股大得像磨盘,分明是陀螺!文笔太差,宾还有心思去想作家的文笔。

  可王怡欢的状态就颇为尴尬,脚尖支在地上要靠手支着才不会躺到桌子上,可这样就不能用手去阻止宾的动作,只有一只手指撑住身体,一只手去摁住裙子和试着推开宾。嘴里快速的说着,

  「你别这样!你是我妹妹的老板,现在大家是朋友。我有家庭和孩子,怡欣一会就回来,撞见以后怎么见面呀」。

  宾一把掀起裙子漏出里面白色样式保守的全罩内裤,

  「你看不出来她躲出去就是给你创造机会嘛」。

  有点首尾难顾,可还是在努力阻挡着,「我妹妹他们马上就回来了,你快放手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宾一急用力「嗤啦」一声扯坏了洗过多次的内裤,裙子盖在两人来回推挤的手上,再一用力内裤分成一片,

  「不想让人知道就别在那磨蹭来一个快的」。

  王怡欢真急了,体力在争斗中逐渐丧失,脚尖还在地上艰难的用一只手努力的护住腿间的裙子,眼泪在眼眶转悠,眼含祈求带着哭腔语无伦次,

  「你快放手,不能这样,你这是强奸,我妹妹马上回来了,我没法见人了」。
  可这些对一个箭在弦上的男人毫无用处,宾伸手解开裤带,退下短裤,抓住乱拨的手联裙子一起举起,巨大的阳具打在来回挣扎扭动的肚皮上上,感觉更像是在挑逗,真有弹性!

  这时眼看防线就要失守只剩哭泣了,「求求你放过我,我有孩子」。

  宾任由她的身体反弓着躺在桌子上毫无反抗之力,阴茎在哭声中插进紧绷痉挛的阴道,用力一顶王怡欢「啊」的一声不再挣扎,阴茎感到紧涩的摩擦,身体一抽一抽随着宾的进出抽动,阴道也跟着身体抖动,带来更多的抚慰与欢愉。宾没有提起她的腿快速的运动,要赶在她妹妹回来之前完事,有了这次想要第二次就应该不难,衣服里面的肉体特别是那大翘臀只有等到以后再慢慢欣赏玩味吧。
  宾把撕成一片的内裤抽出来搽一下阴茎,丢在王怡欢的阴阜上,边后退边提起裤子系好皮带坐回沙发深呼吸几口气。戏虐的看着她脸色发红,眼角挂着眼泪,勉强抬起上身用手拿起内裤,

  「你个流氓!」。把撕破的内裤夹住扭着走出门,那晃动的肉臀!

  院子里有了动静王怡欣打开办公室的门带着两个人进来,

  「来把桌子和椅子搬进来,再把菜饭摆上」。看到宾的样子疑狐的问,
  「呃,我姐呢」。

  「应该是上厕所了吧」。

  一会四五碟菜摆在桌子上,王怡欣又拿了瓶酒要打开,宾用手一挡,「酒就不喝了,早饭都没吃,晚上也没好好合眼」。

  「没事,上车一路睡到家」。

  王怡欢黑着脸手放在后面迈进开着的门,「呃呀,姐你干什么去了,这么久。
  快来坐喝一口「。

  「噢,上厕所了」。勉强坐在椅子上,

  「来!谢谢了,祝大家一路发达」。宾跟着喝了一小杯,两人吃着东拉西扯的聊河市的风土人情,市场和商店。王怡欢一言不发的吃了一点,妹妹奇怪的看着姐姐。

  吃完后收拾桌子,王怡欣说,「来,坐。歇会,还有两个小时,一会送你去车站」。

  王怡欢拿起包,「你们坐,我去上班了」。刚站起来电话响了,

  宾借机站起来,「我送你」。要送她出门。

  王怡欣拿起电话看着姐姐的后背立刻一脸的不开心,裙子里扭动的两大瓣臀肉任谁看也都知道那根本没有束缚,自由的晃动着,肉瓣中间的裙子的颜色明显变深,那是湿的,再加上她进门看见宾和姐姐的脸色,她明白两人有过肌肤之亲!
  完事了还不穿回内裤!给我看示威?干什么怕我不知道!当然她猜不到姐姐的那条旧内裤穿不回去了。

  王怡欢没法拒绝,勉强笑着来到院内,宾低声说,「准备好,过两天我过来」。
  「我不!我要」。

  「恐怕由不得你,想让你妹妹和家里其他人知道吗?」。

  「别,你先给我打电话吧」。

  「一言为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